您可以[注册]一个账号,并以此[登录]。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精选文章列表

从清宫旧藏看晚清宫廷用瓷

2009-08-12 博宝杂志网-在线杂志、电子杂志、艺术杂志 杂志社:《文物天地》 杂志: 《文物天地》2008.08 第 8 期 作者: 刘伟 

清宣统 粉彩花蝶纹玉壶春瓶 高30厘米

晚清宫廷瓷器一般指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几朝的官窑瓷器,在中国陶瓷史上这段历史很少有人提及,因为无论从瓷器造型、釉色、纹饰、数量,以及制作工艺等方面,都不能与其前朝鼎盛期相比。但是这段历史却极具时代特点,一方面它让人们深刻了解到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制瓷工业逐步衰落的过程,另一方面它为人们提供了非常详实的末代王朝宫廷生活实料,本文拟以清宫旧藏器为例(嘉庆、道光时期宫廷用瓷《文物天地》曾刊发过专题文章,请参阅2007年第9期、第11期,本文重点谈道光以后的几朝宫廷用瓷),从下几个方面论述:

  道光皇帝私人堂名款瓷

  堂名款又称斋堂款,即以斋名、堂名、阁名、轩名、书屋、山房等名称命名的款识,是瓷器上特有的一种文化现象,内容非常丰富。既有为宫中或王府定烧的官窑器物,也有为达官显贵、文人雅士烧制的民窑器物。这类款识最早出现在宋代,明代晚期及清代均有,晚清时期大量出现。

  目前在传世品中属于帝王专用、能够与文献记载相对应的堂名款器物发现得很少,同一堂名款的器物也很少。其中有据可查者如康熙时“中和堂”“芝兰斋”;雍正“郎吟阁”“浴砚书屋”;乾隆“彩华堂”“彩秀堂”;嘉庆“懋勤殿”;道光“慎德堂”等,均是帝王的私人堂名款用瓷。

  道光时期署“慎德堂”款的器物传世品数量很大,以故宫博物院藏品为例就有三四十件之多。这批瓷器不仅是景德镇御窑厂为道光皇帝定烧的私人“堂名款”瓷器,也是道光时期又一个官窑品种,极具历史研究价值。因为位于圆明园内的“慎德堂”是道光皇帝晚年生活的主要居所,当时一切政令均出自此处,它与紫禁城大内养心殿具有同等重要位置,而且道光皇帝在他继位之初即将“知稼穑之艰难,力崇节俭,返本还淳”的政治主张溶入“慎德”二字之中,由此可见慎德堂款瓷器不仅是道光皇帝的私人御用瓷,而且它将道光皇帝的执政理念、审美情趣也均包含在内。关于慎德堂瓷器请详见本人《文物天地》2007年11期《道光皇帝与慎德堂款瓷器》一文,在此不作赘述。

 

  慈禧太后御用瓷

  在清王朝最后50年历史中有这样一位女人,她历经咸丰、同治、光绪、宣统四朝,曾三次垂帘听政,前后长达30年。其间虽有几年撤帘归政,但实际上朝政大权一直掌握在她的手中。她虽然没有像唐朝武则天一样自立为女皇,但中国近代史上几乎所有重大事件都有她的参与,她实际上是大清王朝的末代女皇,这个女人就是慈禧。

  同治、光绪时期景德镇御窑厂为慈禧太后烧制的御用瓷器,在同时期官窑瓷器中不仅制作精美,而且数量占相当大比例。慈禧在宫中使用的瓷器有自己独特的要求,即每件瓷器上都要署上她曾经居住过的殿堂名,这一举动在中国陶瓷史上绝无仅有。

  1.慈禧在宫中的居所

  慈禧在宫中的住处屡有变化,初入宫时她住在西六宫中的储秀宫,这里庭院宽敞幽静,古柏挺拔,前殿高悬乾隆皇帝的御笔匾额“茂修内治”。慈禧在这里一住就是8年,同治皇帝就是在储秀宫中出生的,咸丰十年(1860)咸丰帝出逃热河后慈禧才离开此宫。自热河回宫后为便于垂帘听政,慈禧移居到皇帝寝宫养心殿后殿西耳房内平安室,待到同治年长听政后,慈禧才移回西六宫的长春宫,一住就是10年。

  体和殿:该殿是翊坤宫的后殿,光绪时将此殿改为前后开门的穿堂殿,遂命名为体和殿。光绪十年(1884)慈禧50大寿时,命人将储秀宫大举修缮后重又搬回储秀宫,也就在此时体和殿成了慈禧进膳的地方。

  乐寿堂:光绪二十年(1894)慈禧60大寿时,命人将乾隆皇帝做太上皇时居住过的宁寿宫内乐寿堂重新修缮,从储秀宫迁入乐寿堂。乐寿堂是慈禧晚年在宫中生活的地方,也是她行使大权的地方,不仅皇帝、后妃每日到堂前请安,光绪二十九年(1903)慈禧还曾在此接见外国使臣。待到慈禧晚年颐和园建成后,慈禧又经常居住在颐和园内的乐寿堂。

  大雅斋、天地一家春:清人吴士鑑《清宫词》曾写道:“大雅斋中写折枝,丹青钩勒仿笙熙,江南供奉虽承旨,不及滇南女画师”。诗后小注又写道:“内廷如意馆画工,皆苏州人,光绪间昆明缪素筠女史嘉惠,工画花卉,承直二十余年,每当拈毫染翰,孝钦皇后并坐指示之,眷遇始终不衰。‘大雅斋’孝钦自署斋名也”。吴士鑑在这里提到“孝钦”即指慈禧太后,但大雅斋并非是慈禧“自署斋名”,此匾是咸丰五年(1855年)咸丰皇帝赐予懿嫔,即后来的慈禧太后。“大雅斋”在宫禁中并非只有一处,在紫禁城和圆明园内均有,它伴随着慈禧从懿嫔、懿妃、懿贵妃到皇太后,留下了慈禧所经历过的那个时代众多痕迹。

  “天地一家春”是圆明园内的一组建筑,相传慈禧当年初入宫时曾在此居住过,程演生编辑的《圆明园考》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记载:“文宗喜园居,年例正初入园,冬至还宫。圆明园中有五春之宠,所谓天地一家春,乃孝钦后所居,其杏花春、武陵春、海棠春、牡丹春皆汉女分居之。”慈禧将“天地一家春”作为自己的私人印章,并钤盖在为自己订烧的瓷器上,也是情有所衷。

  由此看来,以上几地是慈禧在宫中或圆明园、颐和园内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所以传世同治、光绪朝瓷器上常见的署“长春宫制”“储秀宫制”“体和殿制”“乐寿堂制”“大雅斋”“天地一家春”款识器物,是专为慈禧烧制的。从这里也能看出慈禧的权势和地位,当年在紫禁城内是何等显赫。

2.慈禧御用瓷的种类

  储秀宫用瓷  清宫旧藏署“储秀宫制”款的器物主要以大盘为主,这些大盘的口径一般在90厘米左右,器壁较厚造型显得笨重,底部常篆书“储秀宫制”款识。这类大盘除元代龙泉窑盛行烧制外,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偶有所见,晚清时很少见到,因为烧制这种大盘,不仅烧制工艺要求高,且成品率极低,光绪时期能烧出如此大盘,说明御窑厂此时烧造工艺达到一定程度。

  清宫旧藏一件“储秀宫制”款蓝地黄云龙纹大盘,通体以蓝釉为地,以黄彩绘画龙纹。《考工记》“画缋之事”中说:“火似圆,山似章(獐),水似龙”。可见古人是以龙表现水,因此常在盘、碗、 等盛水的器皿上饰龙纹。然而汉代以后,当龙一步步地和帝王联系在一起后,历代对于龙纹制度也一代严似一代。清代规定龙纹只能在帝王用器上出现,而为慈禧烧制署“储秀宫制”的器物上,除直接绘画龙纹外,花卉图案上也几乎都暗刻龙纹,充分显示出慈禧俨然是以女皇的身份在紫禁城内掌握实权。关于这批署“储秀宫制”款大盘的用途, 在许多清宫旧藏慈禧照片中能够看到,一般盛放水果所用。另据档案记载慈禧50寿辰时,曾在储秀宫内举办过“万寿节”庆典活动,署“储秀宫制”的器物也可能是当年为庆典专门烧制的。

  体和殿用瓷  档案记载景德镇御窑厂曾为体和殿烧制过百余只大鱼缸,汇同其他器皿约万件,皆署“体和殿制”款。故宫博物院内所藏署“体和殿制”款的器物数量比较多,基本上以各式花盆和盆奁居多,既有口径在几厘米内的玲珑之器,也有口径在40-50厘米内的大套盆,此外还有盒、渣斗和灯笼尊等,只是档案中所记的大鱼缸目前已很少见。

  署“体和殿制”款器物,其绘画精细程度相当高,多以色地绘画粉彩为主,也偶见青花器物。所绘纹饰以各种花卉居多,或单独开放娇艳无比;或枝蔓缠绕在一起竞相怒放;或四时花卉在同一个画面上出现,令人目不暇接。

  “体和殿制”款的器物之所以以各式花盆居多,并以各种花卉做装饰,与慈禧喜爱种植花卉有关。当年在宫中为慈禧画像的美国画家卡尔在《清宫见闻杂记》一书中说:“太后生平,酷爱鲜花。”当时大臣为了讨好慈禧,也常以“不经见之名花卉异草贡献太后,冀得其欢心”。德龄在《清宫禁二年记》一书中也说:“太后除掉权势货财外,花卉也许就是伊最宝贵的嗜好品了,虽还够不上‘花痴’的资格,然而却迷得很深了。”在清宫旧藏照片中,有许多幅照片上慈禧周围都摆满鲜花。在所有花卉中慈禧最喜欢兰花,当时不仅宫内苑囿中栽种各种兰花,在她的衣服上也常绣兰花图案。除兰花外慈禧还喜欢菊花和牡丹,在颐和园内曾种有三四千盆菊花,种类在八九十种以上。

  民国时有仿“体和殿制”款的器物,一般是各种色地的墨彩器,有瓶、鱼缸、盒等,以花盆居多。虽然晚清、民国时制作工艺相差无几,但民国时仿品仍然不能与晚清官窑器相比,其胎体大多显得粗松,釉面常凸凹不平,画笔也生硬呆板,修胎处不规整,款识更欠工整。

  大雅斋用瓷  光绪时期还有一大批器物上,常见题写“大雅斋”三字,同时缀有“天地一家春”椭圆形篆字章,器物底部书“永庆长春”红彩楷款,这批瓷器也是慈禧太后的御用之瓷。最近有学者指出,宫中存世的大雅斋瓷器,最初是为重建圆明园而专门定烧的,后因复建工程中止而停烧,这批大雅斋瓷器改由宫中使用。

  大雅斋款瓷器造型多样,主要有碗、羹匙、盖盒、高足盘、酒盅、高足碗、花盆、盆奁、瓶、尊、觚、渣斗、鱼缸等。其中,以花盆居多。花盆有方胜形、银锭形、扇形、双联形、四方委角形、圆形、长方形、花辨形等形状。许多花盆均有盆奁相托,托底的盆奁又可单独作水仙花盆用。

  民国时期由于“大雅斋”款器物的特殊历史背景,民间仿制器物非常多,但其制作一般比较粗糙,特别是釉彩上有区别。大雅斋器物施彩虽然较为厚重,但其均匀的釉彩,细腻的绘画,仍显得精细艳丽,而仿品由于彩料厚重施釉不匀,以致绘画不清线条混乱,色调也显得过于沉闷不够艳美,最终也只是有形无神。

  长春宫、乐寿堂用瓷  目前在故宫藏品中署“长春宫制”器物主要是一些文房用具,如粉彩桃蝠纹笔筒、青花云蝠纹笔筒;署“乐寿堂制”器物主要是一些花盆。

3. 慈禧御用瓷的艺术性

  为宫廷烧制的瓷器,一般先由宫廷画师出具画样,有时还要照画样先制出纸样、木样或蜡样,然后呈交皇帝或内务府主管大臣审议。其图案的色彩、造型的高矮甚至具体到尺寸的大小,均由内务府规定,待皇帝御批之后,才交由江西景德镇御窑厂照样烧制,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意决定。当然作为景德镇御窑厂的督陶官,可以有自行决定的权力,但这种权力仅局限在试烧新品种时,当新品种烧成之后,必须呈交宫内审议,若皇帝喜欢则继续烧制,若皇帝不喜欢则停止烧

造。这就是在故宫藏品中一些瓷器背面常写“样品”的原由,清宫档案中这类记载屡见不鲜。故宫博物院至今仍保留着许多幅晚清宫廷用瓷的画样,慈禧御用瓷依旧沿袭这一旧制。

  慈禧御用瓷器的绘画十分精美,常以绣球花、藤萝花、葡萄纹和绶带鸟等题材新颖的花鸟画入画。虽然在装饰上多以黄、绿、蓝、红、紫、藕荷色为地,并以珐琅彩料中的蓝、白、墨等色,以及各色粉彩绘画纹饰,色调表现更为浓艳鲜亮,但画面画笔细柔流畅,笔意清新,与前朝道光、咸丰时期的瓷绘明显不同,甚至与同治、光绪风格也迥然有异,颇有几分乾隆瓷绘的韵味,这些都体现出慈禧的艺术审美。例如一件“大雅斋”绿地藤萝花鸟圆盒,内壁施白釉,外壁通体施绿釉,釉上以粉彩绘藤萝花卉,几朵牡丹花也盛开其间,俏丽的小鸟栖于花枝上。盒盖画面间红彩书“大雅斋”三字,旁边钤椭圆形红彩印章,印章内双龙环绕一行篆字“天地一家春”,器底书“永庆长春”楷款。整个盒体造型端庄凝重,胎体虽略显厚重,但浅淡的绿色将柔和的粉红色牡丹花,素雅的紫色藤萝花衬托得妩媚多姿,将浓浓春意渲泄一处,这是一幅非常典型的慈禧御用瓷花鸟画。

慈禧在中国历史上虽称不上是才德高尚的人,但她的确是一位不同寻常的女人,她不仅是一个热衷于权势的女人,同时还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女人。她在诗词、歌赋、书诗、绘画等方面都有一定的造诣,濮兰德《慈禧外传》说:慈禧“性耽文学,深于历史”。苏海若《皇宫五千年》说:慈禧“(孝钦)性喜作画,而苦不常工,画山水兰竹,不过了了数笔,然设色布格,必苦心经营。画何种花卉,即捣何种花卉汁色,其最擅长者为葡萄,盖葡萄不过大圈数个,随手可成,藤蔓屈曲,如蛇如蚓,信笔所之,易于神似,加以设色活泼,居然逼真矣”。

  慈禧的画见诸世者不少,但相传大都是别人代笔,而这个代笔之人名缪嘉惠,字素筠,云南人,也就是吴士鑑在《清宫词》中提到的“滇南女画师”,她与浙江人王韶(号冬青)曾一同供奉朝廷。缪嘉惠不仅字画超群,而且甚得慈禧欢心,在宫中伺候慈禧达20多年,慈禧有书画之类的赏赐,多出于缪氏之手。每当慈禧在听丽馆作画时,缪氏则在一旁指点,并常常画出画稿供慈禧临摹。

同治皇帝大婚礼用瓷

  清代皇帝结婚称为“大婚”。在清朝入关后的10个皇帝中,除末代皇帝溥仪在清朝灭亡时尚不满6岁,不能成婚立后外,其他9个皇帝中的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和咸丰5人,都是在婚后即帝位的,他们根本不需要举行大婚礼,只是在即位时通过行册立礼,将原来的嫡福晋册立为皇后,正位中宫就可以了。需要行大婚礼册立皇后的,只有幼年即位的顺治、康熙、同治、光绪4个皇帝,其中以同治婚礼仪式最为隆重耗费也最巨大。据档案记载,同治七年仅一次江西巡抚景福就为宫廷在景德镇烧造了120桶瓷器,共计7294件。这些器物均是成套生产的,一般148件为一套,其中以餐具居多,包括碗、盘、碟、酒杯、羹匙等。

  1.大婚礼用瓷的品种

  皇帝大婚礼用瓷究竟包括那些瓷器?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同治大婚礼用瓷画样中,除画有此碗的造型、纹饰外,旁边还书文字详细提示照此样烧造的各类器型数量。我们由此得知,同治时成套烧制的大婚礼用器,是以24种器物为一套,每套大约600件左右,主要包括碗、盘、碟、酒盅、羹匙、盖碗、茶缸、茶盅、渣斗、粉盒、剔头缸、胭脂盒、花盆、水仙奁等。碗又分海碗、大碗、中碗、汤碗、饭碗、怀碗;盘又分九寸盘、七寸盘、五寸盘、四寸盘;碟也分三寸碟、二十五碟;茶盅还分小茶盅和大茶盅等,其中餐具以148件为一套。目前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清宫旧藏品中,同治大婚礼用器中这种成套的器物,虽然有些已散落,但绝大部分器物仍完好如新地保存了下来。除前面画样中提到的蝴蝶喜字纹饰系列外,还有黄釉蓝蝠金团寿字系列、黄地粉彩红喜字系列、黄地粉彩万寿无疆系列,以及梅花喜鹊、喜字龙凤、五蝠捧寿字纹等等,有些器物上并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说明当时烧制数量之大。

  同治大婚礼用瓷虽然以日用瓷居多,但也有一些陈设观赏瓷,如清宫旧藏器中有几件口径在60厘米以上的大盘,这些大盘的画面均为百子婴戏图。如一件白地粉彩大盘上画出100个小儿,他们或燃放爆竹,或吹锁呐、吹笛子、打鼓,或拉象车、耍龙灯、拉旱船等,将吉庆有余、太平有象、五蝠献寿、五子夺魁、冠带流传、麒麟送子、龙凤呈祥的吉祥主题鲜明地衬托出来,无一处不渲染着同治大婚的喜庆气氛。盘外壁还以黄釉为地,在一轮红日,绘一龙一凤飞舞自如,龙凤之间还各有一个红双喜字。盘底心落款“吉祥如意”四字。这件百子婴戏大盘称得上是同治大婚礼用器中最具典型性的器物,虽然在精工细作的程度上不及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瓷器,但在同治时期仍可称为佳作。

  2.大婚礼用瓷的釉彩

  同治大婚礼用瓷之讲究,绝非后世所能比,它不仅器型丰富数量巨大,而且作工精湛,色彩异常绚丽。这些器物基本上以红色或黄色为底色,在其上以各种粉彩绘出吉祥纹饰,以突出喜庆的婚礼气氛。

  红色在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吉祥喜庆之色,在同治大婚礼用器中,作为主色调的红色一般与金彩同时使用,造成一种更热烈的喜庆气氛。同治时期通体以红釉装饰的瓷器,仅见大婚礼用瓷,其色为珊瑚红色。珊瑚红是以铁为呈色剂的低温色釉,与其他高温铜红釉在呈色上明显不同。它的色调红中闪黄,因与珊瑚红颜色相似,故而得名。珊瑚红始烧于康熙时期,同治时其色已不能与康熙、雍正时那种薄而细匀光艳润泽的色调同日而语,它呈现的是一种暗淡凝腻的色调,但以金彩为饰,仍能显出华贵气派。如一套珊瑚红釉描金彩龙凤双喜字纹圆盖盒,大小有5五种尺寸,具有浓厚的宫廷色彩。双喜字虽形似汉字,但并非是字只是一种图案。据传双喜字为宋代大文豪王安石所创,因为双喜字为两个喜字组成,所以双喜字就成为喜庆尤其是婚嫁的吉庆符瑞。

  除红色外黄色也是同治大婚礼用器中的主要色调。红色虽然是皇亲国戚、王公大臣,乃至贫民百姓婚庆共用之色,但黄色是帝王之色,只有帝后才能使用,这也是帝王的婚礼与百姓的不同所在。黄釉大婚用瓷中主要品种有,黄釉描金喜字鹊梅花纹、黄地粉彩开光“万寿无疆”纹、黄地粉彩红蝠纹、黄地粉彩蝴蝶纹等。清宫旧藏一件黄釉描金喜鹊梅花纹饰大碗,外壁以黄釉为地,凝厚鲜亮的明黄色,使器物具有一种富丽华贵的皇家气派,在黄釉上粉彩绘出朵朵盛开的梅花,成双成对的喜鹊飞舞其间,这是一幅典型的婚礼喜庆图。在此碗的口沿及圈足处,还以金彩作装饰,使这种喜庆之意表达得更充分。

  在同治大婚礼用器中,除釉色和图案寓意喜庆吉祥外,底部的款识也具有喜庆意义,有“长春同庆”“燕喜同和”“吉祥如意”等文字。它们多用红彩书写,与釉面相互呼应,共同衬托出一个祥和喜庆的主题。

末代皇帝溥仪宫廷用瓷

  光绪三十四年(1908)十月二十一日,光绪皇帝病逝,十一月九日不满3岁的溥仪,在太和殿登极,改年号宣统。 溥仪的一生跨清朝、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3个重大历史时期,他当过皇帝,当过平民,当过复辟皇帝,当过叛国者,当过囚徒,最后经过改造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

  1.末代官窑瓷器

  宣统时期的瓷器,也同溥仪的经历一样,浓缩了中国封建社会末路穷途的沧桑坎坷。清代景德镇官窑瓷器,在经过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鼎盛之后,已失去往昔的光辉,乾隆中叶以后随着我国社会政治,经济状况的急转直下,尤其是清代晚期内忧外患接踵而来,国外帝国主义列强侵略,国内封建统治的昏庸黑暗,农民起义及人民的反抗斗争风起云涌,使整个封建社会陷入了风雨飘摇之中,这一切都导致了我国瓷器生产的衰退。咸丰时期景德镇御窑厂被毁,同治时期虽勉强恢复生产,但产量非常有限。光绪时期光绪皇帝虽试图通过变法维新,重整朝纲挽救危亡之中的清王朝,提出了“振兴实业”的口号,此时各类由官商合办的或商办的瓷业公司纷纷建立,从光绪三十年(1904)到宣统二年(1910)中国先后建立了7个新式瓷厂,中国瓷业曾一度出现所谓“中兴”之兆,但是到了宣统以后,中国封建社会并没有得到振兴,只有苟延残喘之势,瓷业生产也处于奄奄待毙的困境。

  宣统时期由于溥仪仅坐了3年皇帝,景德镇御窑厂还没来得及恢复大规模生产就彻底停业了。所以宣统时期的瓷器基本上沿袭光绪旧制,其品种与造型也都与光绪时期的器物大体相似。它的主要品种有青花、粉彩、五彩、红彩、珐琅彩、斗彩,以及珊瑚红釉、窑变釉、仿官釉、冬青釉等,在这些釉色中以青花、珐琅彩、红彩、窑变釉,冬青釉的烧制最具特色,有些品种甚至可称为终清一代的绝品。

  2.逊位帝王的宫廷生活

  宣统皇帝退位后,依旧保留大清皇帝尊号,清王公世爵也依旧,清王室的原班人马仍住在紫禁城内,只将乾清门以外三大殿、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交给中华民国北京政府,乾清门以北“宫禁”一带仍由清王室暂居,出入走北面神武门。除了没有统治权外,溥仪的一切生活起居制度以及各种礼仪原封不动,紫禁城内外依旧驻有大批护卫军,其森严气氛不减当年。逢年过节生辰吉日溥仪仍旧在养心殿内的宝座上端坐,满蒙王公贵胄,旧臣遗老遗少,照样着朝服补褂入宫向溥仪跪拜叩头,甚至中华民国北京政府的文武官员,进宫也口称皇上,西华门、神武门出入的内廷当差各员也“依然翎顶辫”,总之紫禁城内“朱垣四围之内”,俨然成一特别区域,“皇帝也,妃嫔也,阉侍也,宫娥制度也,正朔也,仪注也,一一承逊清之旧”。

  3.溥仪宫廷用瓷

  作为逊位皇帝,溥仪在宫中虽然没有御窑厂按时供应所需之瓷,但是前朝留下的大量精美瓷器,尽可供他享用,例如溥仪大婚时就曾用过一对光绪年制的餐具。这套餐具为一对红彩描金龙凤戏珠碗,碗底书“大清光绪年制”款,此对碗放在一个锦匣内,同时还有两双象牙包金筷子及一块红缎绣龙凤双喜饭单(餐巾)。饭单是用膳时卦在衣领下,避免弄脏衣服用的,在这块饭单的一角有一个双喜字金钩,制作非常讲究,这份餐具内附一张长27厘米的红纸,纸右上角书“储秀宫”三字,中间书“壬戍十月十三日交膳碗两件,包金筷子两双”。壬戍年为(1922),阴历十月十三日为阳历十二月一日,这一天正是溥仪大婚的日子。虽然是逊位皇帝但溥仪的婚礼,仍按皇帝大婚礼仪进行,这对膳碗是婚礼当天,溥仪与婉容夫妇合卺宴所用。

  对于宫中所藏历代精美瓷器,溥仪的兴趣并不大,相反一些带有异国情趣的器物,诸如咖啡具、餐具、盥洗用具等倒颇和他的口味。清宫旧藏一套白地描金红彩龙纹西式餐具,风格甚为独特,造型有圆盘、椭圆盘、高足盘、折沿盘、把盂、双耳盖缸、带托匜、奁等等,且盘又有大小多种规格,总数为154件,底书“吉祥如意”款,此餐具除描金红彩龙纹为传统的中国纹饰外,造型则完全是欧式风格。此外宫中一些早年欧洲王室向清王朝进贡的西洋用瓷,以及市场上大量销售的西洋瓷,也成了他的挚爱。例如一套18世纪英国人向大清皇室进贡的咖啡具,一套共9件,其中包括白瓷壶罐各1件、白瓷杯、碟各2件,银质勺2个,夹1个。瓷质壶、罐、杯、碟装饰风格一致,在白瓷上饰以花纹,口沿处描金、描蓝、底部包以银质花技。这套咖啡具制作精美,瓷质细白,造型华丽,器具底部书英文Royal Worcester England。“伍斯特”是英国一家著名的瓷器厂,自1781年以来以生产精细瓷器见长,这套咖啡具是溥仪在宫中专用咖啡具。

  从光绪晚期开始,中国瓷业生产实际上处于困境之中,外国瓷业迅速发展,中国制瓷业已不能保持住世界产瓷大国地位,洋瓷大量充斥中国市场。而溥仪喜用具有欧式风格餐具,一方面与他所受西方文化教育有关,另一方面也说明民国时期中国制瓷业在一步步走向衰落。

  晚清官窑瓷器是一段非常值得研究的历史,无论是从陶瓷史方面,还是宫廷历史方面,乃至绘画史、民俗史、社会学等各方面,都有可研究的资料。晚清社会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大变动的时代,我们应该认真研究它的发展全过程及衰败的历史原因,以还历史一个完整面目。

相关文章:
缺少价格标尺的中国金银器拍卖
晚清瓷器行情蓄势待发

品牌杂志

期刊杂志用户关注排行

期刊杂志 访问量
01
《艺术时代》 第12期 9967
02
《艺术时代》 第10期 7625
03
《文物鉴定与鉴赏》 第30期 7333
04
《当代艺术》8月刊 第8期 7287
05
《涂鸦街》第十期 第10期 5367
06
中国艺术博览 第2012期 4968
07
库艺术 第11期 4580
08
收藏投资导刊 3668
09
《当代艺术新闻》2 第11期 3570
10
《文物天地》200 第7期 3061

杂志文章用户关注排行

杂志文章 访问量
01
商周青铜器上兽面纹 10822
02
圆点乐园——艺术家 9836
03
装置艺术现状:让我 7232
04
罗斯科:好艺术是纯 6957
05
我们何以谈论艺术的 6804
06
“镰刀?斧头”:被 6356
07
克莱门特-格林伯格 6036
08
当态度变为形式—— 5873
09
剥开女人的大外套, 4959
10
新绘画:打破传统、 4943

关于我们 | 博宝服务 | 汇款方式 | 交易流程 | 联系方式 | 广告业务 | 版权说明 | 免责声明 | 隐私声明 | 帮助中心 | 网站导航

服务热线:010-68703488转659 E-mail:chengxuan@artxun.com 客服QQ:2355605929

Copyright 2006-2012 版权所有 ARTXUN.COM  京ICP证07056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4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