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注册]一个账号,并以此[登录]。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精选文章列表

东瓯文明的曙光——温州穗丰西周大墓发现始末

2009-08-12 博宝杂志网-在线杂志、电子杂志、艺术杂志 杂志社:《收藏家》 杂志: 《收藏家》 第 8 期 作者: 高启新 

绿松石串饰


今年6月9日,是我国第二个“文化遗产日”,主题是:“保护文化遗产,构建和谐社会”。温州《瓯海历代出土文物特展》在同一时间在温州博物馆展出,展期一个月。此次展出的除了历代出土于瓯海的精美瓯窑器物及极富史料价值的历代墓志外,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2003年出土与瓯海穗丰的西周大墓的大批青铜礼乐器和兵器,这是浙江境内自建国以来出土最为典型的先秦高规格大墓,器物之精、数量之大,为浙江首次。它的发现为重新补证温州先秦史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实物依据。经过三年多时间的整理,它的“容颜”逐一清晰起来。为喜迎“文化遗产日”,这批国宝将首次集体登场。读者可以一睹三千年前,东瓯故地一个远离中原的贵族的大墓的华美与神秘,领略到东瓯文明源远流长的风采和魅力。

  2003年9月8日,温州瓯海区仙岩镇穗丰村村民在村北杨府山上平整土坡准备修建公园,这样本是很平常的一次施工,却无意间惊动了一个在地下沉睡了三千多年的西周土墩墓,由此揭开了2003年度浙江省最重要的考古发现。

  这是一处极为平常的山坡,地表上没有丝毫的痕迹。村民首先发现的是一件口径26厘米的青铜鼎,器身包裹着泥垢,黑乎乎的,刚开始还不太在意,以为是墓中什么罐子,后来又挖出通高42、口径35厘米的大型青铜铙(钲),村民们随即向当地有关部门汇报,墓葬区也就被保护起来。9月12日,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元甫带领考古队员进场开始正式发掘。

  所在地的后山高约40米,层峦叠翠,一直绵延到山顶,发掘现场就在坡顶,面积约几百平米。按西周土墩墓的葬俗,一般是先在地表平整,后将器物与陪葬品按一定的组合排列,然后在上培植封土。原先的高大封土经过数千年的风吹雨淋如今已荡然无存。
 
  在发掘的300平方米的现场,墓的形状已较难辨识。9月12日至15日,经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温州市考古所及瓯海区文物馆共同对墓葬的残存部分进行清理,又出土一件口径为19厘米的青铜簋,50多件青铜矛、青铜箭镞和青铜剑、戈,同时还出土15件玉饰品(玉管、玉蚷、玉镯)等,合计共出土青铜器60多件,玉器15件。现场的文物排列非常的有规律,短剑、青铜簋、三足鼎、矛头、玉器、戈、青铜铙等自北向南成直线排列,虽然墓主的尸骨早已不复存在,但从墓地北高南低的情况看来,当时墓主有可能是头朝北埋葬的,玉器为其随身携带的殉葬品。其中还有二把青铜剑夹一玉璧,做“双剑合璧”状。从葬制来看,是按照中原的礼乐制度,代表着秩序也象征社会身份和等级。孔子说的“礼崩乐坏”,就是指在这种礼乐制度到西周后期因僭越而遭受破坏。而鼎、簋、铙等在西周的墓葬里是最重要祭器和礼器。按礼制,一般天子用九鼎八簋,诸侯是7 鼎六簋、大夫用五鼎,士用三鼎或一鼎。老百姓是不能使用鼎簋等重器的。那么从这个墓出土的青铜器和玉器来看,出土的礼器是按当时的礼乐制度,器型和纹饰也与中原的完全相同。从器物排列有序来看,也不像是匆匆忙忙下葬的,可以肯定,这个三千年前的西周土墩墓,是一个高级别的贵族墓地。并由此可以推测距今三千年前的东瓯故地,并非史料所记,为瓯(沤、欧)越的荒服之地,它已与中原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墓主人的身份可能是一个与中原诸侯有着密切往来的地方方国的管理者,也可能是一个从中原逃往南方的尚武的贵族。

  这次穗丰出土的文物数量之多、质量之精、保存之好在全省范围内是极为罕见的。这是建国以来,继上世纪80年代在绍兴出土的战国土坑墓和上世纪90年代黄岩出土的西周土墩墓后,浙江省又一次重要考古发现。但黄岩的西周土墩墓的器物没有穗丰村出土的那么丰富。

  这三次西周土墩发掘情况来看,除了绍兴土墩墓与春秋时的吴国有关系外,其余两次都是在原吴、越国边远黄岩和温州发现。温台历史上曾同为东瓯故地,与春秋越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其实,早在1984年3月徐偃王故城附近出土一件蟠龙青铜大盘,从其优美的器型和神秘的纹饰来看,就具有非常明显的中原文化特征。而徐偃王故城在当地一直流传种种传说。据《嘉靖太平县志》记载,最著名的“徐偃王故城”,在今温岭乐清交界处。徐国属东夷,相传为鲁公伯禽的后代,早期活动于山东南部至江苏、安徽北部一带,后受周逼迫南迁,活动中心进入淮河流域。徐国为吴所灭后,一些徐人逃往瓯地,永嘉地区分布着多处徐偃王庙。随着南下流民带来北方的先进生产工具和技术,中原文化开始对瓯人发生影响。在一些地方,关于黄帝和周天子的传说开始流传。比如仙岩的名字由来就与传说中的黄帝在此炼丹有关。

  1990年5月在“徐偃王故城”不远的温州毗邻的黄岩路桥街道石浜村石浜山小人尖遗址发掘了西周土墩墓,出土青铜器22件,原始瓷器49件(其中豆45件)、泥质灰胎陶器2件、玉器5件,后又陆续发现西周直筒罐与战国旋纹碗等。出土器物为西周徐偃王在东瓯一带活动提供了实物依据。出土的铜器也相同于中原。那么温台这块绕东海岸的东瓯故地与中原之间的联系也就成立了。因此,这些土墩墓的发现,将会很好补证史料上的阙如。对进一步开展浙江商周时期越文化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葬俗即是一种习俗,更是一种文化。在温州,土墩墓、石棚墓、悬棺葬三种葬俗同处一地,这在浙江乃至全国都非常罕见。土墩墓源自中原,石棚墓在中国仅有辽东半岛和温州独有,悬棺葬则是从春秋至明清广泛流行南方百越之地的一种特殊的葬法。瓯人的葬俗与中原的土葬大相异趣,最能体现瓯人土著先民的文化特征是石棚墓和悬棺葬,流行的时间大约在新石器晚期到早期铁器时代。巨石墓是利用巨大的天然石块,加多根支石支撑而成,在欧洲、非洲、南美洲和亚洲均有发现。这些巨石建筑系统,又被称为“巨石文化”。在我国主要分布在辽东半岛和温州的瑞安、平阳、苍南狭长的地带。它们有的是利用巨大的天然石块,加多根支石支撑而成;有的是在地表的左、右、后三面用不大的块石垒成墙体,于其上架盖石。从出土的器物看,有石器、陶器和青铜武器等陪葬品。既像是一个祭祀的场所又像是一座墓葬。目前界内比较一致的观点,认为石棚墓的产生与先民的大石崇拜有关。
悬棺葬,温州当地俗称“吊船悬”,是长江以南少数民族的一种葬俗。流行于春秋、战国时期。至今在永嘉楠溪江两岸的悬崖峭壁上还可隐约见到其身影。人们之所以不惜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把死者安置在高高的悬崖上,或许是因为他们相信耸入云霄的峰峦是神灵栖息的地方,是死者通往天堂的捷径。

  在东瓯文明中,我们会发现有太多的外来文化的影子。它们如同像是一一个美丽的惊叹号,抑或是一一个神秘的疑问号,让面对它的后人充满无限的遐想。独特而古老的瓯语根在何处?富有扩张和进取的瓯人精神是否与“瓯居海中”的地理相关?在瓯人的血脉里还有多少纯正的越人的因子?是否可以从这些发现的墓葬里,找到一把开启东瓯神秘文化的钥匙?也许这正是它让众多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对温州独特的一面感兴趣的地方吧。

  而这次在土墩墓里,首次发现了如此之多的青铜器,又再度勾起人们的种种联想。

  由于在对其它的几种墓制的了解还非常有限,特别是石棚墓和悬棺葬出土的器物非常之少,由此出土器物丰富的土墩墓就有可能成为一把开启东瓯文明发展的钥匙。这次穗丰出土的西周土墩墓只不过揭开了冰山一角,从考古现场来看,在墓的封土中发现的石箭头、陶片等为新石器时代末到青铜文化时期过渡阶段的物品。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陈元甫认为,墓主下葬时,家属不可能到很远的地方去运来这些物品,这给考古研究又提供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说明墓地附近可能存在史前文化遗址。

  可以肯定,随着温州考古调查和发掘的不断深入展开,将会有更多类似穗丰西周墓被发现。也将会对补订温州史前史料起到重要作用。

  链接:

  青铜鼎:古代炊器,煮鱼或盛鱼肉用。形状大都为圆形、三足、两耳,为先秦礼器重器。辨识贵族身分高低。在墓葬中往往与簋相配,以奇数出现。

  青铜簋:古代盛食器。一般是盛黍、稷、稻、粱之器。相当于现在的大碗。多数为圆腹、侈口、圈足,分无耳、两耳、三耳。为先秦礼器重器。在墓葬中与鼎相配,以偶数出现。如天子,一般是八簋九鼎;诸侯是六簋七鼎。

  青铜铙:古代乐器。形似铃,面较大,身体短宽,有中空的短柄可安木把。使用时执把,铙口朝上,用槌打击,因为用手执,所以又称执钟。一般是三个或五个一组。

  青铜矛:古代兵器。矛体由身和两部分构成。身为一锋二刃,中为隆起的脊;为直筒状,用来安木柄,木柄下有镦。矛可分为大身、两刃宽和细长身、两刃狭的两种形式。

  青铜剑:古代兵器。为可以佩带的手持短兵器,可斩可刺。剑的结构分剑身和把(茎)两部分。剑身前有锋,中有凸起的脊,脊两旁坡下为“从”,从两面杀为“刃”(锷)。剑把有圆形和扁形两种。在剑把与剑身间有三角形隔物为“格”,又称为“卫”。格常为玉制。把后面为“首”。使用剑时以绳缠茎。

  青铜戈:青铜戈是商周时期兵器中最常见的一种,是古代一种主要的进攻性兵器,古称勾兵,是用以钩杀的兵器。戈一般由戈头、、冒和执末的构成。戈按形制大体分为直内戈、曲内戈和銎内戈三种,盛行于商代至战国,秦以后逐渐消失,由于流行时间长,其形制发展相当复杂。戈的主要刃部叫“援”, 戈柄叫“内”,转折而下的部分称“胡”,胡上的长小孔称“穿”。早期的戈一般都没有胡,有的内并向下弯曲。

  青铜镞:是安装在箭杆前端的锋刃部分,用弓弦弹发可射向远处。青铜镞在二里头文化时期即已出现,属最早出现的青铜兵器之一。其形制较多,主要有双翼、三翼与三棱三类,随时代的发展而变化。战国时期,远射的三棱矢镞已改成铁铤。

  玉蚷:古玉器名。玉饰的一种。蚷通“决”。形如环而有缺口。新石器时代、西周晚期和春秋战国墓葬中常有发现,多放置于死者的耳旁,作耳饰玉器。到汉代,主要作佩玉用。玉蚷用途,古今说法甚多,概括起来有五种:一作佩饰;二作信器,见蚷时表示有关者与之断绝关系;三寓意佩戴者凡事决断,有君子或大丈夫气质;四刑罚的标志;犯法者待于境或一定地方,见蚷则不许还;五用于射箭,使用时将蚷套戴在拇指上,以作钩弦。

相关文章:
异彩流动的历史画卷
清代恭王府用瓷浅谈
汉镜中的阴阳五行观
江西省博物馆藏宋元金银器丛考

品牌杂志

期刊杂志用户关注排行

期刊杂志 访问量
01
《艺术时代》 第12期 9688
02
《艺术时代》 第10期 7362
03
《当代艺术》8月刊 第8期 6982
04
《文物鉴定与鉴赏》 第30期 6359
05
《涂鸦街》第十期 第10期 5111
06
库艺术 第11期 4504
07
中国艺术博览 第2012期 4087
08
收藏投资导刊 3532
09
《当代艺术新闻》2 第11期 3487
10
《缪斯艺术》200 第12期 2961

杂志文章用户关注排行

杂志文章 访问量
01
商周青铜器上兽面纹 10308
02
圆点乐园——艺术家 9324
03
装置艺术现状:让我 6973
04
罗斯科:好艺术是纯 6629
05
我们何以谈论艺术的 6464
06
“镰刀?斧头”:被 6011
07
克莱门特-格林伯格 5751
08
当态度变为形式—— 5560
09
剥开女人的大外套, 4713
10
新绘画:打破传统、 4632

关于我们 | 博宝服务 | 汇款方式 | 交易流程 | 联系方式 | 广告业务 | 版权说明 | 免责声明 | 隐私声明 | 帮助中心 | 网站导航

服务热线:010-68703488转659 E-mail:chengxuan@artxun.com 客服QQ:2355605929

Copyright 2006-2012 版权所有 ARTXUN.COM  京ICP证07056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4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