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注册]一个账号,并以此[登录]。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精选文章列表

秦风的绘画

2012-07-07 博宝杂志网-在线杂志、电子杂志、艺术杂志 杂志社:艺术虫 杂志: 艺术虫 第 7 期 作者: 夏可君

画是活的,是活生生的,从绘画对象到绘画材质,都活生生地在呼吸着,画家的身体虽然缺席了,但是画面本身却被这缺席的身体充满了,被一种匿名的呼吸所渗透着。这是中国艺术的奥秘,让呼吸渗透到整个作画过程之中,一直在画面上产生无尽的回味。画画是生命的活动,是呼吸的事情,是与一个艺术家身体相关的气机,是能量的调节与韵律化。这活生生的身体,一直在面对时间的消逝与空间的深渊,那是回到人类最初的身体经验,就是直立之后的眩晕,艺术不过是一直保持这眩晕的方式,或者通过舞蹈,或者通过绘

画的姿态。绘画是鲜活的,通过捕获那无处不在的光感,西方绘画获得了生命,在光敞开一切的观念引导下,保持光的变化,油画一直有着光感的活跃,在每一次的凝视中都有着细微变化,形成了可见与不可见的张力,色彩之间的细微差异,以及形体轮廓的比例,因此,西方艺术一直是图形(figure)或图像(image)性的。以山水画为代表的中国绘画则是气息的流动,反复观摩与揣摩画面气势的营造,直到烂熟于心,成为自己呼吸的一部分,调节自己与世界之间的关系,尤其是书法的书写性用笔,都是从文字出发的,主要是文字(gramma)或姿势(gesture)性的,是通过书写来获取生活世界的意义以及能量,是一种能量调节与转换的美学。对于光的凝视者,观看的视线要燃烧才能明亮起来——因此需要清楚的图像,获得鲜活而明确的理解;对于文字的揣摩与意会——则是通过文字的姿态进入对象世界,让自己的呼吸与事物一起获得共感,让事物获得新的姿态或姿势,就如同生命的仿生学,整个世界得到鲜活的调节,进入气势展开的韵律之中。当一个中国当代画家带着自身文化的整个传统,长年生活在西方,一旦开始艺术的自觉,就会遇到前面所言的两种不同的绘画理解,他必须从感觉到观念彻底更新它们,使之解域化,形成自己的逃逸之线(如同法国哲学家德勒兹所言)。就中国山水画而言,其水有着波动的、柔软的与渗透的姿态感觉,山石则有稳妥的、硬朗的与升起的感觉姿态,如果绘画是感觉的苏醒与姿态的展开,如何让沉寂的山水之感觉鲜活起来?这需要自然的激情,但中国传统艺术一直把自然与激情分离,让自然有着生机的同时又要同时转变为平淡的,即在敞开

之际同时收回,因此带有克制与含蓄的姿态,但是,随着进入现代性以及与西方的生命观念相遇之后,需要带入西方的活力与崇高。单靠自身的克制已经无法转换出来了,这就需要带入新的生命元素,需要西方的“风”才可能吹起东方的“水”,需要西方的“形体”或“身

 

 

体”来塑造中国的山石。正是在这里,秦风找到了自己转换生命语言的方式。借助于西方的欲望之风,重新唤醒对山

水的灵动观照,不可能仅仅依靠传统自身,需要借助于外力的推动,而且必然是逆反的方式——“反者道之动”,这就是秦风以强烈的欲望冲动来书写,因为时代的气机已经变化了,传统山水画柔弱的气质无法承受现代性的冲击,因此只有“借力”,当秦风在书写中隐

含一个个性感的躯体时,这是把书写与身体的关系凸现出来了。长久生活在北美的秦风,其生命气质已经变化了,已经被西方的光感与形体的肉感所激活,一旦秦风把书写性带入绘画,以丙烯颜料或者水墨在宣纸或者布上书写,就不再是传统的字形,尽管看上去似乎是文

字,尤其有时候是一个“一”字或者一行的字体,或者是一个“口”字型,但是,都透露出躯体肉感的气息。书写的力量在于保持线条的可生长性,书法主义的程式化已经失去了活力,需要注入生命的气息,从书法中解码,进入身体书写的新场域,以身体书写转换传统的书法用笔与字型,这是转换为新的姿态,在生命姿态上打开一个新的生命空间。秦风的作品在绘画上实现了这个转换,有着巨大的绘画的启示性。身体欲望以文字书写的方式呈现出来,文字转换为肉

体,肉体的生命活动打开自身的姿势(dispositif),这是有着情态的

 

姿态(disposition),随着当前法国思想与中国思想的对话唤醒了对“气势”的注意,一种与能量相关的新美学明确起来,秦风的绘画,是对生命姿态之气化的书写,打开了一个气势的场域。在画面上有时可以看到一个有着优美书法曲线的肉体,既柔婉又迷人,充满诱惑的情韵,尤其是那些在一起纠结缠绕的多重躯体,已经成为有着阴阳不同力度的性别躯体,秦风写出了线条的性别感,转换了传统的阴阳气感的线条,使之舞蹈起来。大笔书写出来的文字打开了新的生命姿态,让文字苏醒过来,不仅仅是打开自身,而且也要把一个天地之间的世界打开,这不是在纸上写字,而是要打开一个天地之间的世界,吾心即是宇宙。书写性的字体要保持生机,就必须舞蹈起来,秦风利用了传统书法的搅转,使之随着身体,一阵旋风一般,而舞蹈起来,一如其名,秦风书写的是“风”,是风之气,是自己的呼吸,是宇宙的能量,是自己的呼吸与宇宙能量的某种神秘交换。在大笔书写之中,画家进入这无止境地眩晕之中,甜美而性感的眩晕之中,那些巨幅作品上溅射开来、有着呼吸颗粒感的笔触,让人迷醉,在极强与极弱之间,呼吸获得新的节奏,一种激情的余音随着画面巨大空白的回响,而产生出无尽回味的乐音。如果有舞蹈家看到秦风的这些作品,一定可以获得一种新的舞蹈语言。这些不可读的文字在书写之中,不再是字型,而是有着身体呼吸的灵魂,秦风书写的不再是文字,而是魂魄,他捕获了这个文化自古以来的那种大气,一种内在的精魂在打开硕大的空间之后,不再是传统文人画案头的书写,而就是打开一个姿势的世界:一个个如同画框一般大小的“口”字,就是对画框本身的突破,在撑开自身的骨架,还在膨胀,有着气感。这些文字的姿态本身就是在塑造一个世界,一个在世界上孤独居住的位置,这是魂魄居住的所在,只有打开如此的空间,魂魄才能归来,秦风借助于西方艺术欲望的能量唤醒了这精魂,以笔端聚集起它们,绘画的空间就是一个灵魂

舞蹈的舞台,秦风的巨幅作品就是一个躯体跳跃舞蹈的大舞台,在眩晕之中有着韵律的姿态。秦风的作品最好地体现了一种新的美学观:绘画不再是图像,而是身体姿态的书写,是气机的书写。每一次的书写都带有身体的情绪,带有呼吸的活力。形体舞蹈的搅转,笔触末端的溅射,秦风的绘画完美结合了西方的力量(power)与中国文化的力气(Qi-Breath),让我们明白了“气力”与“力气”之间的微妙的差别,这是难以翻译的,但是画家以其超越语言的直觉让我们触感到了:气力,那是以气调节自己的能量产生力的效果或者效能;而力气则相反,是以力量的强弱来使用显示效能与效力;在绘画上,气力更加注重呼吸气息对手法的操作,微妙的颤栗,笔触与笔触之间细微的透气;而力气则注重形式之间的张力,注重形体的雕塑一般的稳定性。而秦风结合了二者:这是内在的劲道以强有力的外在形式打开张力,重新发现两种力道之间的张力,两种调节方式之间的张力,让至刚与至柔以新的方式得到了展现。在书写中保持眩晕,是在极度的兴奋与狂喜之中进入舞蹈,进入呼吸的战栗,甜美而迷醉的韵律之中,秦风作品上的每一个笔触似乎都是张开呼吸的毛孔,是身体表面呼吸的张力,绘画就打开了一个新的表面事件,在重力的展开中,宣纸承受了如此的压力而再次得到了自身的魂魄,绘画成为了精魂的躯体,成为了生命!

 

相关文章:
中国嘉德2012春拍
艺术与哲学的较量
“无相”地带的“果实”
何灿波的
灵魂过滤的星云
禅之境
在绘画时间中的空间
一场华丽的生命“流浪”
宇宙的生命图景
从汉字解构到水墨观念
大物化境
张浩
暗黑舞踏
舞踏是让我真正感受到“活着”的,探索生命意义的能量
2012“艺述英国”
艺术虫对话
游离于“形意”
皮道坚

品牌杂志

期刊杂志用户关注排行

期刊杂志 访问量
01
《艺术时代》 第12期 9919
02
《艺术时代》 第10期 7583
03
《当代艺术》8月刊 第8期 7225
04
《文物鉴定与鉴赏》 第30期 7125
05
《涂鸦街》第十期 第10期 5326
06
中国艺术博览 第2012期 4807
07
库艺术 第11期 4562
08
收藏投资导刊 3625
09
《当代艺术新闻》2 第11期 3548
10
《缪斯艺术》200 第12期 3020

杂志文章用户关注排行

杂志文章 访问量
01
商周青铜器上兽面纹 10657
02
圆点乐园——艺术家 9630
03
装置艺术现状:让我 7188
04
罗斯科:好艺术是纯 6876
05
我们何以谈论艺术的 6730
06
“镰刀?斧头”:被 6300
07
克莱门特-格林伯格 5972
08
当态度变为形式—— 5805
09
剥开女人的大外套, 4922
10
新绘画:打破传统、 4851

关于我们 | 博宝服务 | 汇款方式 | 交易流程 | 联系方式 | 广告业务 | 版权说明 | 免责声明 | 隐私声明 | 帮助中心 | 网站导航

服务热线:010-68703488转659 E-mail:chengxuan@artxun.com 客服QQ:2355605929

Copyright 2006-2012 版权所有 ARTXUN.COM  京ICP证07056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4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