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注册]一个账号,并以此[登录]。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精选文章列表

新绘画关键在于“突破”

2012-09-22 博宝杂志网-在线杂志、电子杂志、艺术杂志 杂志社:艺术虫 杂志: 艺术虫 第 8 期 作者: 艺术虫

艺术虫:中国新绘画系列个展是您从去年开始就策划的一个系列展,您策划这一系列展的契机是什么?有没有一些特别重要的事件或出发点?

 沈其斌因为当下绘画到了一个特别的转型时期,从原有的传统绘画到现代主义运动、当代艺术、当代绘画这样的一个发展。我觉得应该是处在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转折时期,因为由于我自身也一直是在绘画的前沿探索,同时做了这么多年的美术馆的馆长,所以从宏观上,一直想对中国当代绘画、新绘画有一个梳理,所以我今年策划了一系列的以绘画作为一个主题来展开的一个一系列的个案研究,定名为中国新绘画个案系列

    

    艺术虫:在展览名称中,您用了这个字,您是如何阐释这个字的含义?既然有“新”必然有“旧”,您认为当下中国新绘画“旧”在哪儿?产生这种弊病的原因是什么?

    沈其斌:大家都知道我们通常来判断绘画的时候都会常常用这是传统,这是现代来归类,这个应该是非常清晰的。作为一个现代绘画当中,其实有很多的分类,整个现代艺术运动当中有立方主义、半立方主义、超现实主义、表现主义等等,所以就绘画领域里边又有许多分类,仅仅从古典绘画到现代绘画,再到当代绘画本身就已经是有三个层次了。而我今天所指的中国新绘画首先特指它不是现代主义绘画,它是当代绘画。中国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又处在一个转型期,就是中国前十多年,中国当代绘画主要是以图像、符号作为一个主要的方式来体现绘画的一个主流。我这次所指的中国新绘画不是说针对传统,也不是针对现代,而是针对当代绘画当中那种一味来针对图像和符号的一个绘画状态,所以我提出

    新在哪里?主要是指观念。相对以图像和符号来表达的一种当代绘画,观念过于简单,同时绘画跟原有的传统文化之间的割裂比较明显,所以我所讲的中国新绘画主要是指在材料上,在语言上,在观念上和对传统文化的链接上,都要有新的突破,新绘画主要是指新在这四个方面。

    所谓的旧也是相对的,并不是说旧就一定是弊病,这个提法我觉得比较片面。其实我所指的中国新绘画恰恰是在原有的绘画传统,原有的绘画精神,原有的绘画技术基础之上的一种创新。

    

100块汉砖 栗宪庭完成

    

艺术虫:这一系列展览已经做了几个个展,您曾经说过这个系列展的目的是从整体上来审视和探讨中国新绘画的可能和方向,不知道这个问题是否有了一个答案,或者说得出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沈其斌:中国新绘画系列个案,全年是24个展览,我取名为“双城记”,每一个月是两个艺术家的一个个案的呈现。为什么取名“双城记”?也是介于当年查尔斯·狄更斯写《双城记》的时候处在这样一种工业革命、新旧世纪之交的一种社会转型期,我所指的双城记恰好也是暗指当下社会处在一种物质和精神的价值观和道德错乱,体现这样一种大的社会变革和转型的一个阶段,我们也处在这样一种矛盾,迷茫之中。我通过绘画的方式来体现这样的一个双重性,是想通过这一系列的个案研究,通过绘画的方式来探索,希望表达人们的一种思想,一种情感,一种对当下社会的精神状态的描述。作为中国新绘画这样一个整体的呈现,我觉得在中国当代绘画的前期阶段更多的表现的是他的批判性,社会现实的一种情绪,一种发现、表达、不满、批判。而我这次所推出的这一系列的艺术家的个案,更多的不在于批判本身,而是在于通过绘画来找到跟自身的内心精神的某种联系,以及自身对当代社会的思考以后的重构。所以也就是说在批判的同时,更注重是通过绘画来进行建构。

    

    艺术虫: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从欧美艺术界发起了一场回归绘画的艺术潮流,在各个国家都有不同的称谓,有新表现主义、新现象、新意象、新绘画等等,这股潮流所倡导的是回归绘画本位,回归艺术家的个人价值与主观性,您所发起的新绘画是否为了同一个艺术诉求,在中国特有的历史文化语境下,您提出的新绘画又有哪些突破?

    沈其斌:我觉得中国当下提新绘画跟整个国际潮流绘画的回归有相暗合的地方,事实上西方社会呼唤绘画的回归也是在当下这种比较混乱,比较迷茫,社会的变化比较激烈、迅疾的状态下面形成的,艺术整个方式也是更加的多元,因此绘画这个领域在呼唤绘画的回归,其实在中国当下也是面临着这样的一个问题。只是我们所提出的新绘画跟西方所不一样的是我们的文化的整个的一个背景不一样,文化的底蕴不一样,传统不一样,所以参照就不一样,因此我所提的中国新绘画是基于在中国原有的绘画语境、绘画传统、绘画技术这样一个基础上面再结合当下的一种前沿的思考和观念进行表达的绘画,所以这个是新在它自身的一个文化的自我更新和突破上。

    

    沈其斌作品  生命线-大地  151cmx217cm  水彩纸丙烯2009

    艺术虫:您强调绘画一定要有精神性,什么样的绘画才算是精神性绘画,以您的作品为例,您作品中的绘画精神是什么?

    沈其斌:通常我们讲的传统绘画主要着重一种叙事性和强调绘画技巧,以这个为主要的特点,而到了这样一个当代绘画的阶段,绘画主要是体现他的一种思想、观念、精神,我们所讲的精神性更多的是通过绘画这个载体来表达人内心的一种情感,你的思想、你的观念、你的灵魂,这样的一种东西是绘画中一种精神性的表达。其实我不仅仅有绘画,还有装置,有行为,有很多艺术的一些新的探索方式,因此,精神的表达不仅仅是通过绘画,当然我的绘画同样也表达了我的精神性。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通常的一张绘画就用颜料,就用普通的颜料画笔来表现,而我曾经画了一张我父亲的墓,我是用我父亲坟墓上的一把泥土再用油画笔、油画刀很简要地把它表现出来,对我来讲这个材料就是能够牵动我灵魂的一种语言,这个材料不是一个普通的油画颜料能代替的,通过材料、通过语言已经把你的灵魂、精神性的东西包含进去了,这就是我所讲的当代绘画不仅仅是一个图像的表达,它更多的应该是人的思想、灵魂、精神。

    

    艺术虫:您曾经说过艺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信仰;第二阶段是宗教;第三阶段是慈善,如何理解这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是顺序性的还是交集性的,在您的几个身份中是如何体现的?

    沈其斌:艺术作为我信仰的第一个阶段是我自己在做艺术家的时候,那个时候觉得艺术就像是我的宗教一样,我是它的一个非常虔诚的学子,用生命一般的付出来面对它,所以我说这个阶段是我的信仰,差不多十年的时间。

    第二个阶段是我做了美术馆馆长的时期,我历任多伦美术馆、证大现代艺术馆、喜玛拉雅美术馆的馆长,这十年美术馆的经历更多使我感觉艺术是我的中药,因为我把自己定位在一个为艺术服务的人,你在为艺术服务的过程当中,其实你会面对诸多的社会矛盾,比如说政府,地方政府、官员不一定理解你所做的艺术,而企业家,身边的投资人也不一定理解,艺术家有时候对你所付出的这么多东西,他也不一定理解,所以作为我个人来讲经常会处在不同的矛盾的交织状态,同时我又要去服务好他们,因此,我只能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忍辱负重的位置上,这样的一个阶段,有的时候只能是委曲求全。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下面,我怎么样来平衡我自己?我回到我自己的家、工作室的时候,我就通过艺术来给自己疗伤,我想中药这个阶段差不多是这十年的馆长经历是我十年疗伤的经历,所以我说这个阶段很重要。到了后来,我觉得我又再一次地来改变自身的身份,从一个艺术馆馆长开始变为一个商人,同时从商人又开始变回公共知识分子,在这样的一个阶段,我已经不再作用于某一个平台,而是对整个行业,对更多的千千万万的年轻人,对他们进行更多的一种引领和帮助,所以我创建了更多的平台,通过更多模式来帮助他们,所以在这个阶段艺术对我来讲是可以通过它来帮助到更多的人,艺术对我来讲就是一种慈善。

        

        沈其斌作品 交换计划和杨千的交换 2009

    艺术虫:如今的中国当代艺术过分注重观念性,导致图式和符号的泛滥,而深度内涵往往差强人意,这是否可以算是一种精神性的缺失?观念性、精神性、绘画性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怎样。

    沈其斌:其实观念性、精神性和绘画性应该是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不应该相互割裂,而当代绘画曾经有一个阶段是用图像去图解观念,这样使他的观念显得很肤浅,这样就削弱了他的精神性,其实观念性和精神性应该是一致的,他应该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同时绘画性应该是一个通过绘画来很好地体现观念和精神性的一个载体,所以这三者之间应该是有机地结合。

    

    艺术虫:作为年轻艺术家的幕后推手,不管从学术上还是市场上都要有相当的掌握与衡量,您是如何把握这之间的尺度,中国新绘画在艺术市场上的前景如何?

    沈其斌:作为一个年轻艺术家,他首先在当下这种比较浮躁的社会,整个环境非常的物质和功利,在这样的一种状况下面确实是不利于年轻人的健康成长,也很难抵御大环境对人的腐蚀,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面,我作为在这个行业里边做了这么多年的一个工作者,我想还是要正确地引导他们更多的应该从艺术本体以及艺术和自身的那种关系上面去求突破,而不仅仅把艺术变成一个谋生的手段和工具,把艺术完全用物质化的方式去考量,这是一个误区,也比较危险。作为中国新绘画,我觉得这是一个抛出的话题,在中国任何一个时代的美术史永远是推陈出新的,所以中国新绘画也表示在中国当下艺术发展到这个阶段的必然方向,只是我们如何去书写,如何去梳理,如何去更好地推动、沉淀绘画的发展,这个还是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艺术虫:在策展方面,您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中国新绘画系列个展今年是否继续?在创作上您有什么新的计划?

    沈其斌:在策划方面,应该说接下来我会有一系列的大的动作,目前还不便透露。中国新绘画系列个展方面也将会是一个持续性的一个项目,今年24个个展将会持续到12月份,从明年开始会更多的去做一个整体性的推动,像中国新绘画的群展。

    作为我个人的创作倒是一个非常轻松和自然的状态,因为它是属于我生命的一部分,它没有一种特别刻意要怎么样,但是它就相当于留在我生命中的血液,它永远不断地在流淌,不断地根据我自身的一种艺术的思考和状态,不断的会有新鲜的东西跟大家交流。

    

    艺术虫:还有哪些当代艺术家是您认为富有中国绘画精神与潜力的?

    沈其斌:我觉得这个应该说是有太多的,这个时代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舞台,提供了非常好的参照,因此,也为许许多多的艺术家提供这样的一个土壤和营养。因此,这是一个可为的时代,可以去创造和造就的时代,应该说中国新绘画的艺术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还有大量的许多优秀的艺术家,应该说在这个时代当中都在不断的自我完善和成长,我相信这个时代一定会有一大批优秀的艺术家给这个时代创造艺术的一个成就。

    

    艺术虫:谢谢!

相关文章:
超越“前卫”
抒情的绘画依然有存在的价值
新绘画:打破传统、当下与未来
鲁虹:“新绘画”转向中的新变
新绘画必须保持身体快感与手工感觉

品牌杂志

期刊杂志用户关注排行

期刊杂志 访问量
01
《艺术时代》 第12期 9688
02
《艺术时代》 第10期 7362
03
《当代艺术》8月刊 第8期 6982
04
《文物鉴定与鉴赏》 第30期 6359
05
《涂鸦街》第十期 第10期 5111
06
库艺术 第11期 4504
07
中国艺术博览 第2012期 4087
08
收藏投资导刊 3532
09
《当代艺术新闻》2 第11期 3487
10
《缪斯艺术》200 第12期 2961

杂志文章用户关注排行

杂志文章 访问量
01
商周青铜器上兽面纹 10308
02
圆点乐园——艺术家 9325
03
装置艺术现状:让我 6974
04
罗斯科:好艺术是纯 6630
05
我们何以谈论艺术的 6465
06
“镰刀?斧头”:被 6012
07
克莱门特-格林伯格 5752
08
当态度变为形式—— 5560
09
剥开女人的大外套, 4714
10
新绘画:打破传统、 4632

关于我们 | 博宝服务 | 汇款方式 | 交易流程 | 联系方式 | 广告业务 | 版权说明 | 免责声明 | 隐私声明 | 帮助中心 | 网站导航

服务热线:010-68703488转659 E-mail:chengxuan@artxun.com 客服QQ:2355605929

Copyright 2006-2012 版权所有 ARTXUN.COM  京ICP证07056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4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