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库艺术》 > 推荐文章

人、社会、自然:朝戈绘画中的“三位一体”
杂志: 库艺术 第29期 作者:于海元

人、社会、自然:朝戈绘画中的“三位一体”

库艺术(以下简称“库”):您毕业后有过一段在草原上游历的生活体验。回头来看那段时光,它对您的绘画有着怎样的影响? 朝戈(以下简称“朝”):从一个人的成长维度上来讲,那是个重要的选择时期,选择回到大自然,回到一个人类有着久远生活方式的根源性的土地,或是某个民族有自己特性的聚集地区,这是我作选择时所看重的。这和其他人通常的选择有所不同,也造成了我作为一个艺术家或说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情感世界与其他人成长方向的不同。可以说我的情感生活不是被动产生的,它不是一个没有目的的自然选择,而是对广泛社会生活某一个方向有目的的追求,我希望能从这个方向上探求、索取到某种人性中可贵的东西。另外

黄河传说
杂志: 库艺术 第29期 作者:于海元

黄河传说

库艺术(以下简称“库”):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每年都要去陕北写生,对陕北的偏爱来源于哪里? 段正渠(以下简称“段”):这种偏爱和儿时的生活经历以及生活环境有关。我是在农村出生、长大的,在那里度过我的整个少年时代,和农村、农民有种天然的亲近,没有任何心理距离。加上平时所看的一些文艺作品中(比如文学和绘画)对陕北的渲染与描述,使我对陕北有种懵懂的期待和盲目的向往。1987年春节过后,我和两个朋友一起第一次去了陕北。但到陕北后一开始我几乎是失望的:光秃秃的山,麻木呆滞的人,单调平凡的日子……眼前的景物和想象的距离太大了。在和老乡朝夕相处了一段时日之后,才逐渐发现了隐蔽在表象背后的那些活泛和深沉,尤其是寒冷的深夜在窑洞中听酒后的乡亲用嘶哑的嗓门高唱信天游时,我就一下子明白了一直以来冥冥之中我是被什么所迷恋。于是便一遍遍往陕北跑,一跑几十年。后来去的多了,也比较熟悉了,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冲动,但许多记忆变得更醇厚,有些东西换了一种另外的方式吸引你。所以这些年抽空就去陕北走一走,画点画,同时也多增添一些感受。 库:您的创作面貌的不断发展变化与陕北密不可分,陕北为您提供了哪些启发与感悟? 段:去陕北之前,我一直在画着多种不同风格的作品。那时大学虽然毕业了,但还像学生时期那样东碰西撞,除了模仿大师的风格,作品内其实没多少东西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我第一次去陕北。在陕北,我觉出之前的不对劲,便试着用一些更为单纯、近似素描的表现手法,使画面色彩从浓烈艳丽转为厚重单纯,从片面地追求形式感向挖掘和表现作品内在意味去努力。之后一次次的陕北之行,使我有更多的机会经历种种体验,接触的那些人,经的那些事,听的那些酸曲儿都使我日渐深入地认识和了解陕北,甚至寒夜的灯火

杨飞云:礼赞生命,分享感动
杂志: 库艺术 第29期 作者:与 谙

杨飞云:礼赞生命,分享感动

库艺术(以下简称“库”):杨院长,您现在需要处理油画院的各种工作,非常的繁忙,为什么还要抽出时间去下乡写生或者去地方上画画? 杨飞云(以下简称“杨”):大家应该清楚一件事,就是艺术的源泉应该是来自于自然和生活,当然我们周围的也是生活,但是我觉得比较纯粹的大自然更能够使一个画家很快速地由一个繁杂、躁动、纷乱的状态进入到一个纯粹、灵动、体验性比较强烈的画画状态。下乡写生更深的意义在于,生活和大自然是艺术创作灵感的源泉,它是最鲜活,最丰富的。 我坚持下乡写生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在下面写生的状态不像在画室或者在家里那种安静、稳定和舒适的状态,在那种相对艰苦情况下创作的愿望和感受力会更加强烈。这个时候画画总会处于一个饱满的状态,基本上不能琢磨怎么制作,它需要你去发现、捕捉、掌控和体验,在这样一种状态下,画家会得到很大的锻炼。这时候,绘画好像更能……

关于乡土写实绘画的思考
杂志: 库艺术 第29期 作者:水天中

关于乡土写实绘画的思考

关于乡土写实绘画的思考 THINKING ON COUNTRY REALISTIC PAINTING 文_水天中 1980年,在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作品展览和全国青年美展上,两个青年油画家的作品引起大家的注意。这就是陈丹青的《西藏组画》和罗中立的《父亲》。他们的作品表现了乡野、质朴的美,古朴、粗犷的人物和他们近乎原始的生活。但正是他们对于乡野、质朴的虔敬描绘并获得成功,表明中国的画家和观众终于超越了延续十数年的格式,进入了绘画创作的新阶段。《西藏组画》的题材和艺术手法都是“土”的、“旧”的,但正是这个“土”和“旧”使人耳目一新。 它提醒我们,可以用这般诚实的态度去面对严峻的人生。罗中立的巨幅肖像《父亲》以及稍后的《我的故乡》组画,从所描绘的人物、生活看,也完全不是

回望乡土
杂志: 库艺术 第29期 作者:于海元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现代化”的内涵几乎相当于“城市化”。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历史就是一部城市不断扩张,农村不断溃退的历史。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农民”并不是一个光彩的称呼,他代表了一个古老、保守、甚至愚昧的生活方式。虽然在这个国家中,大多数的人三代以上都是农民,但似乎每个从农村走出来的人都想彻底将这个称呼甩在脑后。“工农联盟”这个一度叫得响亮的充满意识形态色彩的称谓,在国家资本主义化愈演愈烈的时刻,以另外一种略显滑稽的形式再度高频率出现

瞿倩梅:大地音乐家
杂志: 库艺术 第28期 作者:董强(北京大学教授、中法艺术研究所所长)

瞿倩梅:大地音乐家

瞿倩梅女士有一个靓丽的名字:美丽的梅花。谢天谢地,这位与众不同的女艺术家虽然很早就接受过传统中国画的训练,却决计不去画那些如今我们常常只在名胜古迹附近的旅游商店里才看到的那些松、兰、梅、竹。她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艺术之路,摒弃一切表面的诗意题材,去进行真正实质性的探索。她迈过表象,一步进入了抽象。然而,她的作品之所以吸引我的关注,是因为从中显示出了一种双重探索:一方面是一种普世的、与世界艺术同步的意愿,另一方面,则希望扎根于自己的文明,超越人们屡见不鲜的固定题材,得到

融超经验
杂志: 库艺术 第28期 作者:ku

融超经验

竹贤(以下简称“竹”):一晃十年了。记得1986年底你赴法时我曾问你:“而立之年,离乡背井,这样重砌炉灶,不嫌太晚?”你答道:“走著瞧。”如今,出走了十年,又走了那么多国家,有何感想? 陈箴(以下简称“陈”):“走”字很妙。人一辈子如能真正领略“走”的含义,大概已到了“中彻中悟”的境界。“闯江湖”,“长征”,“不见棺材不掉泪”,甚至“避世”都牵涉到一个“走”的问题。当然,

王度:打造“中国当代美术馆”
杂志: 库艺术 第28期 作者:ku

王度的创作往往来自于社会图像,他通过个人的视角将媒体的话语进行极端式的裁切和夸张,并将图像从媒体语境还原到现实空间,以硕大的体量和信息的泛滥感让观众重新审视和思考媒体信息的真实性,颠覆性地创造了一个新的现实层面。王度常常宣称“我就是媒体,我就是现实,我就是图像”。 他认为“全面媒体化的 ‘第三现实’正在构成一个需要不断重新定义的当代社会文化生态”。因而,他的作品可视为是从不同的切点重新定义现实的一连串观念,或者也当做他曾说过的

临界:一种面对现实的态度
杂志: 库艺术 第28期 作者:采访人_于海元

临界:一种面对现实的态度

库艺术(以下简称“库”):首先要谈的是你的作品中对现实状况的反思与艺术语言表达之间的关系。从“骑墙”中“扑面而来”的城市到“蛋壳装置”,它们的运用是否都是你对“现代性”反思态度的一种折射? 翁奋(以下简称“翁”):我一直以来都认为艺术最重要的是态度,而不是方法。怎样将你对世界的态度与看法呈现出来,是一个表达方式的问题。这样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我会选择摄影、装置、绘画等不同的方式去表达。无论哪一种表达方式、材料或是媒介,判断的唯一标准就是

何谓艺术之物
杂志: 库艺术 第28期 作者:王 林

何谓艺术之物

在习惯性的美学理解中,“物”通常被分解为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作为艺术对象,如静物、景物、人物等等;另一个方面是作为工具和材料,如画笔、画布、颜料等等。运用工具材料进行创作,以某种形式来描绘对象,是古典艺术所假定的模仿真实的方法。当模仿的真实被认为是真实的时候,绘画反而成为幻觉丧失了它本身作为视觉对象而存在的真实性。难怪库尔贝要

共有 108 条记录,共 11 页,当前第 1 页,12345

关于我们 | 博宝服务 | 汇款方式 | 交易流程 | 联系方式 | 广告业务 | 版权说明 | 免责声明 | 隐私声明 | 帮助中心 | 网站导航

服务热线:010-68703488转659 E-mail:chengxuan@artxun.com 客服QQ:2355605929

Copyright 2006-2012 版权所有 ARTXUN.COM  京ICP证07056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455号